家庭基金在中国的兴起

10月,一群富有的中国人将访问美国,调查家庭基金的运作情况。

这是由国内财富管理机构诺亚财富(noah wealth)的子公司Gopher资产管理公司组织的。

奢侈品团队包括20名中国大亨,家族财富超过100亿元。

随着高层富人的成长和第一代民营企业家的老龄化,家族财富管理正成为这些人关注的核心问题。

财富X和瑞银最新的《2013年世界超级财富报告》(World Super Wealth Report 2013)显示,中国有1万多名超级富豪,净资产超过3000万美元(1.84亿人民币)。

事实上,像那些由家庭财富管理的活动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人。

不久前,在国际家庭基金会协会(IFOA)在北京组织的一次交流会议上,许多富人聚集在金杜律师事务所负责建立海外信托的合伙人周围,仔细询问海外信托的运作细节。

一些国内财富管理机构也看到了这个市场的巨大需求。招商银行、平安信托、地鼠资产等都在一年前开始了家族基金管理业务。

今年年初,一家房地产开发商成为Gopher Asset family fortune管理的第一家客户,目前已有6家以上的客户。

不久前,在达沃斯论坛上,包括网秦首席执行官林宇在内的几位中国企业家告诉《经济观察报》,他们正在关注家族基金。

虽然目前家族财富的管理模式仍停留在投资管理层面,但以家族信托模式为代表的家族基金正在悄然兴起。例如,招商银行和其他银行可以以离岸信托的形式为家族财富服务。

潘石屹、吴雅军、张茵等超级富豪长期以来通过家族信托管理家族财富。

财富管理、财富继承和避税已成为许多超级富豪的共同需求。

一位大约55岁的中年富人在天津和其他地方有自己的工厂。除了在中国有合法妻子,他在美国也有妻子。

他和妻子在中国有一个儿子。他25岁,在英国学习。她和她只有3岁的美国妻子还有一个女儿。

以前,两个妻子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然而,不久前,当中国的妻子得知第二个妻子和女儿时,这种平衡被打破了。

他不想和妻子离婚,他想两全其美。然而,如果婚姻问题得不到妥善处理,家庭成员之间将不可避免地存在财富竞争。

在郑金桥等人的建议下,富人以自己的名义对有价值的资产进行了信托安排,将资产按比例划分为四个家庭成员的姓名,以确保家庭成员的生活得到保障,子女的学业能够顺利完成。

信托资产规模为5亿元,包括现金、财产、公司股权等。已经被部分地。

郑金桥说道。

这位富翁的信托安排是通过在中国香港的离岸信托实现的。

也就是说,富人作为受托人(财产所有人)将信托财产转让给受托人,受托人根据信托计划管理、处分和使用财产,同时指定受益人享有财产的受益权。

由于担心他在中国的妻子会坚持离婚,这位企业家还在信托中设立了一个条款。如果他的妻子和他离婚,他妻子得到的信托收入比例将会下降。

这种情况在郑金桥很常见。超级富豪的婚姻和家庭变化正在对他们巨大的资产产生重大影响。

Tudou.com的创始人王巍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如果王巍能在土豆网首次提交上市申请之前建立一个家族信托,或许中国在线视频行业的地图就不一样了。

新加坡上宝德利信贷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黄弘文评论道。

新加坡尚宝德利信贷有限公司是亚洲最大的独立信托公司集团,为富人提供一站式财富管理服务。

2010年,当土豆网在美国提交一份雄心勃勃的上市申请时,王巍与前妻杨蕾离婚。杨磊提起诉讼,要求分拆土豆的部分股份,导致土豆上市受挫。优酷后来提交了上市申请,顺利上市。这成为土豆后来在与优酷的竞争中失利的直接原因。

黄弘文表示:自王巍事件以来,风险资本基金投资一家即将在海外上市的公司时,通常要求创始人事先建立家庭信托,以避免婚姻变化对公司控制权的影响。

超级富豪吴雅军顺利离婚。

吴雅君被誉为中国首富,是中国香港上市公司龙湖房地产的董事长。她与前夫蔡奎的婚姻于2012年底正式解除。然而,婚姻的变化并没有导致股权纠纷或上市公司股票的异常波动。

龙湖房地产上市前,吴雅军和蔡奎建立了一套基于家族信任的股权结构。通过汇丰国际信托,他们分别成立了吴家信托和蔡家信托,并将双方拥有的龙湖地产股份注入这两个完全独立的家族信托。前者的受益人是吴雅军及其家人,而后者的受益人是蔡奎及其家人。

打破了三代人富裕的诅咒,富人的担忧不仅仅来自婚姻和家庭的变化。

这些创始人面临的另一个棘手问题是家族企业和家族财富难以继承的隐患。

每个企业都想要可持续发展,都想成为百年老店。但是有一个残酷的现实,那就是中国三代人都不够富裕。力帆集团负责人尹明善此前公开表示,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客观事实。

瑞银财富管理董事郭丹元(Guo Danyuan)联系了许多中国超级富豪,她发现许多富人正面临着子女不愿接手的问题。

她为一位企业家客户服务,他的儿子正在美国学习金融。尽管他的父亲打算追随他父亲的脚步,但他的儿子并不感兴趣。

由于教育背景的不同,父子在职业观和投资理念上也有明显的差异。

因此,富人委托瑞银证券财富管理团队来沟通和引导儿子,逐步培养儿子的投资能力。

经过深入沟通和讨论,这位富翁在瑞银证券为他的儿子开设了一个单独的基金账户,提供培训和投资咨询。儿子做了实际操作,并教第二代如何投资。

黄弘文发现中国富人的典型特征是:他们没有海外家庭的悠久历史和背景。中国的富人在最近的20到30年间有所增加,他们大多从事传统产业。大多数富人都有非常艰难的生活经历,并且习惯于努力工作。他们现在依然如此。

大多数富人只有一个儿子(女性),他们的孩子受过高等教育。他们通常有海外教育背景,这明显不同于家庭的概念,并且不愿意接手。

此外,近年来,富人逐渐提高了对家庭财富安全的敏感度。

因此,财富和家族企业的管理和继承成为这些富人面临的共同问题。

在这样的现实下,中国的家族基金已在摸索中低调潜行。在这样的现实中,中国的家庭基金一直在低调地摸索。

由于家庭基金的突出隐私性,要了解这些基金在中国的运作模式并不容易。

中国版的家庭基金已经秘密成立了一个家庭信托基金或其他可能考虑成立家庭基金的富人,如潘石屹、曹王德和尹明善,当记者试图采访他们时,他们都守口如瓶。大力推进家族基金业务的平安信托、招商银行、诺亚财富等金融机构都将相关信息和案例视为高度机密。

然而,中国庞大的富人群体越来越关注家族财富的管理。

9月中旬,国际家庭基金协会(IFOA)在北京正式成立了中国地区办事处。从开始对中国家庭基金市场进行检查到办公室成立只花了六个月的时间。

黄弘文多年来一直为亚洲超级富豪打理家族财富。在他看来,在中国内地家族财富空管理市场最近激增之前,许多内地大亨开始咨询和打理家族财富。一些公司还雇佣专业咨询团队为其家族基金服务,或将资产委托给外部投资顾问来系统管理家族财富。

招商银行结合贝恩公司的《2013年中国私人财富报告》,也表示家族信托已经吸引了高净值个人更多的关注。

在超高净值人群中,对家庭信托的需求甚至更强,参考率超过50%,超过15%的受访超高净值人群已经开始尝试联系家庭信托。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家族企业课程主任高昊表示,中国家族资金的崛起取决于两大驱动力:民营企业家面临来自外部的激烈市场竞争和来自内部家族传承的巨大压力。

家族基金在中国是新事物。招商银行等银行和信托机构已经开始在这一领域开展业务,但总体而言,仍然局限于私人投资银行服务,真正的家族办公管理团队还没有基本形成。

由于中国尚未实现资本下的外汇自由流动,实现家庭资金的全球资产配置仍存在操作障碍。

此外,信托机构在中国无法得到法律保障,因此有些只能在海外实施。

国际家庭基金会协会的创始人斯科特·麦克唐纳说。

然而,郑金桥认为,真正的家庭基金往往比私人银行更高端。民营银行与民营银行的重要区别在于,民营银行服务客户的核心任务是为股东创造利润,而对于家族基金来说,受托人才才是真正的股东。

在国外,家族财富中的超级富豪管理往往具有非常鲜明的个性化特征和强大的定制属性,因而缺乏一种通用模式。

相对常见的方式是,拥有大量资产的家庭将有一个专门的团队来管理家庭基金,家庭成员通常在家庭基金的运作中有发言权。资金较少的家庭可以与多个家庭基金共享一个咨询团队。

国家家庭基金协会全球研究小组顾问罗伯特·埃亨赫尔(Robert Egenheil)表示,海外经验表明,使用专门团队来管理资产不到1.5亿美元的家庭基金会更加昂贵。

郑金桥说,他已经帮助中国许多富裕家庭建立了家庭基金。单个家族基金的净资产超过1亿元,其中一部分资金分配给嘉富城私募股权基金,这些基金通常由家族成员管理。

离岸信托的吸引力郭丹元表示,家庭基金不同于家庭信托,国内家庭基金的概念还刚刚开始。

家族信托在海外市场经常被用来在海外建立私人信托以实现财产分割。然而,在中国,由于信托法和其他法律的限制,这种私人信托无法在内地完全实现。

国内市场上讨论的家族基金是更多的投资类别。

瑞银证券财富管理长期以来一直为高净值人士提供资产配置、管理个人客户甚至家族财富方面的投资建议和解决方案。

我国家庭信任的发展仍然面临法律和税收制度建设不明确等问题。

信托登记制度的缺失是影响国内家庭信托发展的重要因素。

几乎所有的国内信托资产都以资本信托的形式存在,而家族信托的客户往往包含大量其他资产,如房地产、股票等。

此外,信托财产能否真正实现资产隔离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如果没有富人中流行的资产隔离功能,内地家庭信托的吸引力将远远弱于海外家庭信托。

在海外,家庭基金主要是管理资产的家庭信托框架,即在开曼群岛和其他拥有家庭相关资产的地方建立的一种信托计划。

这种家庭信托的基本模式是:委托人将信托财产转让给受托人,受托人根据信托协议为受益人的利益或特定目的管理或处分信托财产。

信任可以分为公共信任和私人信任。大多数家庭信托是持续时间超过100年的私人信托。

海外家族信托的模式和功能使富人极为喜爱,而国内家族信托难以直接复制,运作上存在瓶颈,这使得这些富人通过红筹结构的模式寻找建立海外信托的替代方式成为一种变体方案。

即在海外信托法健全的国家或地区,将设立海外信托,同时在海外设立海外控股公司。海外控股公司将反向收购国内资产,然后将海外控股公司的权益作为信托资产投入海外信托机构。

黄弘文表示,在这种运作模式下,海外控股公司往往由委托人本人担任董事,负责执行重大决策,使委托人的资产更加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然而,这种实际操作的变化模式并非完全无风险。

对于中国内地的富裕家庭来说,现在可以投入海外家庭信托的资产一般只包括在海外合法获得的收入,如海外投资收入和海外首次公开募股收入。拥有外资地位的受托人在持有国内资产时经常面临限制。一些限制外资进入该行业的资产不能以这种方式转让,因为如果面临诉讼纠纷,内地资产仍可能影响财产安全。

然而,尽管存在这样的风险,海外信托在过去几年里仍然具有吸引力。

彩票站的主人赢了彩票。最近,我们发现中国许多银行、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都在做这项业务。

黄弘文说。

通过嘉富城建立离岸家族信托也在持续进行。

事实上,在海外上市过程中,离岸信托安排是常见的案例,已经成为企业跨境重组和资产规划的利器。

借助信托,实际控制人可以很好地实现海外上市的跨境重组安排。一方面,重组是通过身份转换来实现的,另一方面,资产周转过程没有失控,权益分配可以巧妙灵活地进行。

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守双表示。

如何管理巨额资产包今年5月,招商银行签署了首个国内财富继承家族信托,这是首个国内私人银行家族信托。

去年底,平安信托在中国推出了第一家单户信托。受托人是一名40多岁的企业家。委托资产5000万元,期限50年。

招商银行内部人士表示,招商银行从去年年中开始测试水家族信托业务,并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跟踪了50多个客户的需求。

投资促进模式是委托人建立家庭信托后,可以为信托资产的投资提出一定的收益目标或投资策略。作为财务顾问,投资促进银行将提出资产配置建议,这些建议只有在获得投资决策委员会和受托人批准后才能实施。

诺亚财富的Gopher Asset去年也正式进入家族基金业务。

目前,公司已完成至少6项单一家族基金业务,每个客户的门槛在5亿元至20亿元之间。

戈菲尔资产公司以两种方式与这些家族基金合作。一是作为投资顾问向家族基金提供投资决策建议,二是联合成立资产管理公司进行运营。

瑞银证券财富管理投资产品与服务总监张琼认为,从资产配置的角度来看,由于中国内地的外汇管制,内地大亨进行全球资产配置仍存在一定的政策障碍。

从风险偏好的角度来看,新兴市场发达的富人往往具有更高的风险偏好和更强的风险承受能力,在选择投资目标时也更加积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