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对2000年中俄大奖赛有四点疑虑

中俄天然气谈判,10年的谈判,突然分娩。

5月21日,中俄宣布签署天然气合作协议:从2018年开始,俄罗斯将向中国供气。天然气产量将逐年增加,最终达到每年380亿立方米,累计合同期为30年。

这是中国签署的最大的单一合同。

中国官方媒体淡化了这一消息,而中国的微博和世界其他地方都对该协议感到震惊和困惑。

首先,我想知道时机。

欧洲和美国正就乌克兰事件对俄罗斯实施全面制裁。中国选择在这个时候签署一个大法案。这是针对欧洲和美国的示威,还是抓住机会迫使俄罗斯降价?如果是前者,那就不好了。

如果是后者,那么中国无疑是赢家,我们应该欢呼。

是这样吗?让我们继续我们的分析。

第二个疑问:双方宣布了合作期限,但没有宣布单价和总价。

每千立方米350美元和网上流通的4000亿美元都是由俄罗斯媒体报道的。

那么,双方没有确定价格吗?当然不会。

中俄天然气谈判已经进行了10年,因为双方都痴迷于价格。合同的签署显然解决了价格问题。

中方只安排中国商务部欧洲司司长孙永福出来说我们的价格对双方都更有利。

价格对双方都有利。要达到这个效果真的很难。

如此大的合同竟然由一个小主管来解释,真是奇怪。

网上流通的协议价格为1.9-2.4元/立方米,高于中国国内天然气的平均价格。

如果我们加上管道成本和垄断公司中石油的利润,我们不知道价格会是多少。

就在协议签署前,中石油发言人毛泽峰还表示:我们不会签署协议。

目前,进口价格偏离了国内销售价格。

我们在进口天然气方面一直亏损,再也不能亏损了。

国际天然气交易的惯例是合同价格低于当前的天然气价格。

当然,有两种公约:一种是公约,另一种是中国公约。

第三个问题是:这样一份重大合同是否应该提交议会讨论、辩论和审查?最近国外有两个现成的例子: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也是乌克兰最富有的女性,曾经垄断了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当他还是首相时,他签署了一份昂贵的协议,并在监狱里度过了七年。泰国女总理英拉签署了一份小名单并下台。

国内的例子是,当有人想修建三峡大坝时,由于强烈反对,他们将其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讨论和批准。

20世纪90年代,三峡投资宣布为静态总投资500亿元,移民搬迁安置宣布为静态总投资400亿元,使总投资达到200亿至900亿元。

根据中国的实践,最终投资翻了一番,超过2000亿元。

根据NPC审议时的投资额,三峡工程将投资不到中俄天然气合同的五分之一。

奇怪的是,这900亿元的项目需要议会审查,而4000亿美元的合同却没有提交议会讨论。

最后一个疑问也是最大的不确定性:时间跨度和国家信用。

有人说,中俄天然气协议的通过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不一定。

根据支付与否,实际上是天然气供应的国际惯例和规则,这意味着在不断变化的市场条件下,支付是不可改变的,如果用户的天然气消耗量达不到这一数额,用户仍然必须根据这一数额支付。当供气侧未达到该数量时,用户应得到相应补偿。

如果用户当年提取的天然气量少于当年合同量,可在三年内补充。

这是为了确保大规模交易的长期运行。

因此,付款是不可协商的,这是事实。

问题是时间跨度。

随着彩票网站建设中国际天然气交易的增加,各国普遍发现了现收现付协议的缺点。因此,他们根据“现收现付”协议进行了调整,以增加灵活性,强调短期应对市场变化。

国际谈判合同之前的期限为20至25年,然后合同期限一般不到15年,甚至5至8年。

中俄合同将持续30年。

不管付不付,这份协议有点君子协定的味道。

国家信用决定了无法讨论的利益或损害。

如果对方是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和日本,你可以放心。对俄罗斯来说,你可以想想过去300年中国与俄罗斯的交往,更不用说赚便宜的钱了。会有双赢的局面吗?撇开国家信用不谈,我们将进行简单的经济分析。

如果世界天然气价格在30年内飙升,中国就会赚钱,否则就会赔钱。

目前的预测是什么?大多数专家认为,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将显著降低世界能源价格。

此外,风能和太阳能应用正在蓬勃发展,前景无限。众所周知,世界能源价格长期处于低位。

当然,上述怀疑只是分析。

或许,国际上不会因中国在此敏感时刻向俄罗斯示好而孤立中国;或许,政府会将协议提交议会讨论;或许,最后公布出来的单价让中国人欣喜;或许,俄罗斯信用不像以前那么恶了;或许,美国页岩气革命失败了,世界能源暴涨了。也许国际社会不会因为中国在这个敏感时刻对俄罗斯的友好姿态而孤立中国。也许政府会将协议提交议会讨论。也许,最终宣布的单价让中国人很高兴。也许俄罗斯的信用没有以前那么糟糕了。也许美国页岩气革命失败了,世界能源资源飙升。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祈祷这些事情能够实现。

因为中俄天然气协议与每个人都密切相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