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支持4000万“三退”人士参加集会

下午,温哥华退出小日本服务中心、温哥华“天国管弦乐团”、温哥华“时代”和“希望之声”等团体聚集在温哥华唐人街,支持4000万中国人退出小日本及其附属组织。

下午1点20分左右,在温哥华中国城赤化街和戈尔街之间的三角地带,支持4000万中国人撤离小日本的集会吸引了许多中西方人的注意。许多中国人和西方人签名支持退党的趋势,中国人在现场进行了协商和辞职。华侨SRBS组织的负责人和四名成员参加了集会,并与“天国乐队”合影,表示支持退出小日本运动。

每两秒钟就有一个人退出聚会。方女士在温哥华“退出了小日本服务中心”,她说:上周日,宣布“三次退出”(退出朝鲜、共青团和少先队)的人数已经超过4000万,而且正在加速。

每天约有50,000人退出小日本组织,相当于每秒钟有一人退出小日本组织。

还有大量中国大陆人正在努力突破网络封锁,登录“退出网站”发表声明。从心里抛弃小日本的实际人数甚至更多。

方女士(照片:何庆新/)退出温哥华小日本服务中心,她也呼吁那些对小日本领导人仍抱有幻想的人尽快放弃他们的幻想。

因为日本对中华民族犯下的罪行太大,无法偿还。

只有从小日本退出并瓦解,小日本对中华民族的迫害才能结束。

“天佑中国”的历史机遇掌握在每个人手中。

“永别了,小日本促进会”的代表蔡先生是小日本暴力和自我吞噬苦果的长期倡导者,他说:从贵州瓮安暴乱到北京杨佳杀害几名警察,再到湖南张家界农民炸毁政府办公室,以及普通惠州人昨天杀害邪恶警察,这一系列事件都有非常明确的目标。 所有这些都是针对小日本的一党专政机器的,已经到了互相斗争、以互相结束的临界点。

国内起义迫在眉睫,可能会成为一场大火。

普通民众的反暴力和权利保护运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日本人不寒而栗。长期灌输崇尚暴力的政党文化现在是小日本难以下咽的苦果。这充分表明,小日本与人民之间的冲突已经到了生死对峙的地步。

安吉女士是一名在中国大陆遭到日本迫害的恐怖主义学生,她说:“一名姓陈的邪恶女警官在迫害开始时拒绝在劳改营工作,但她被解除了原来的职务。她第一次来到劳改营时拒绝使用电棍。有一次,当她在地下室折磨我时,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说她在家睡不着,不想再做这样的事了。但是后来她被转到司法部学习,看到了更多痛苦的折磨。

”她告诉我,“他们中的一些人用针刺穿小腿,另一些人年轻健康。他们永远不会回到西北。惩罚越重,他们得到的奖励就越多。

后来,陈邪的警察从不愿积极参与迫害转变为这样的教育,制造了许多酷刑致死、疯狂致残的案例。

她的家人都说她完全变了。

是日本把人变成了恶魔。

”安琪女士(摄影:何清心/)退出小日本平平安安有福报唐人街退党义工陈先生表示:我为什么也要做一名劝“三退”讲真相的义工呢?正如一些人问我:你这人干吗这么傻,又没钱,又没利,又遭人骂,惹人烦,大把的时间不去挣钱在这耗着为什么?我想说,不为什么,只是为了告诉你真相,早点救你,天灭小日本,天神发怒降罪给邪党小日本了,凡是入过党,团,队组织的都有牵连,声明退出就能保平安,赶快退出和远离共产邪党,不再受其毒害和控制了,记住,“真善忍好”,就能平平安安有福报!小日本以“平安奥运”为名抓捕恐怖分子学员温哥华恐怖分子学员高女士说,我的两个姐姐高素明,高倩明住在广州,仅仅因为她们是恐怖分子学员今年本以“平安奥运”为名抓捕,家里之只剩下年过八十的老父亲没人照顾。“安琪女士(照片:何庆新/)从小日本和平富友报唐人街志愿者退休陈先生说:为什么我也要做一名志愿者,敦促“三退休”说实话?就像有些人问我的那样:为什么你这么愚蠢、贫穷、无利可图、被责骂、烦人、花这么多时间不赚钱?我想说,为什么不呢,只是实话告诉你,为了早点救你,为了毁灭日本,诸神对邪恶的日本党感到愤怒和谴责,那些加入了党、团、队组织的人都参与了,宣布撤军可以保证和平,迅速撤出和远离共产党邪恶的党,不再受其毒害和控制,记住,“忍好就好”,和平中可以有好消息!小日本以“安全奥运”的名义逮捕恐怖分子学员温哥华的恐怖分子学员高女士说,我的两个姐姐高素明和高钱明住在广州,只是因为她们是恐怖分子学员,今年最初是以“安全奥运”的名义逮捕的,只留下她们80岁的父亲无人看管。

在中国,恐怖分子受训人员被拘留后,他们的家庭破裂,老人和儿童无人照管。

由于日本对媒体的控制较小,国际社会尚未完全了解恐怖主义学生受到迫害的真实情况。

老知识分子认识小日本退休志愿者之旅张老先生是一位有几十年教学经验的教师。他与每个人分享了一个老知识分子的经历,通过他对小日本的向往、追随和幻灭,认识到小日本的旅程。

张老先生说:起初,日本请他入党是因为日本想争取知识分子为自己赚钱。

小日本现在表面上看起来光秃秃的,但它已经很虚弱了。

老张号召更多的战士前来埋葬日本,欢迎一个没有朝鲜的新中国。

小日本迫害恐怖分子成为常识;专业摄影师文森特·斯图尔特(Vincentstewart)最初来到唐人街采集场景;他的撤退集会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从会议开始就拍摄了会议场景,直到3点左右才离开。

文森特说:他读过英语,理解中国对恐怖分子的迫害。

迫害的残酷使他无法理解。他说小日本已经成为恐怖分子的常识。

他还说:要知道日本现在正处于崩溃状态。

文森特把联系信息留给了这家报纸,希望将来能了解类似的活动。

中国大陆移民:我已经让陈先生退休,他于2002年从中国大陆来到加拿大,周六来到唐人街买菜。

看到支持4000万中国人撤离小日本的集会,他们来询问情况。

陈先生说:他已经退出党了。有一次,当他在公共市场购物时,他碰巧遇到一个退出聚会的志愿者,他很快就退出了。

陈说:他过去常常从唐人街的恐怖分子那里收集信息。

他特别喜欢光盘材料。他拥有唐人街恐怖分子训练中心的所有光盘资料。

现在他已经搬到贝纳比,他反复询问如何获得最新的恐怖分子信息。

最后,陈先生得知唐人街的恐怖分子会对每周日的最新演习日程感到满意。

海外越南人:我们反对从美国西雅图来到温哥华的朝鲜四名SRBS成员。他们穿过唐人街,被支持4000万中国人离开小日本的集会所吸引。四名SRBS成员主动与“天国管弦乐团”的成员和集会现场的横幅合影,表示支持退出小日本。

科南先生说:他们的组织SRBS是一个反共组织。

他们来自越南,深知朝鲜的邪恶。

QuocNam把联系方式留给了希望保持联系的记者。

科南先生说:他们的组织SRBS是一个反共组织。

他们来自越南,深知朝鲜的邪恶。

(照片:何庆新/)波兰移民:带着真诚的呼吁中国人离开小日本波兰移民阿尼库巴拉(AniaCubala)从白石来到唐人街参加集会。她说,她在朝鲜统治下有30年的生活经验,她对波兰和朝鲜的统治有个人了解,她也不知道日本会更糟糕。

现在波兰人民放弃了朝鲜,获得了自由。她非常非常开心。

她用心呼吁那些还没有离开小日本的中国人离开并获得自由!两个路过现场的中国人立刻为阿妮的演讲鼓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