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和俄罗斯都有北京学生提供性服务。

就在汽车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前停了一会儿后,里面充斥着色情广告。

昨天,读者王先生打电话给本报,说他和一位外国客户一起去东三环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做生意。当生意结束时,他发现他的窗户上布满了各种色情广告。

为此,王先生感到非常尴尬。

昨天早上,为了核实此事,记者和王先生再次驱车前往五星级酒店。

记者停车后,他躲在附近观察。

几分钟后,一男一女一起来到记者的车前,把他们的小卡片插在窗户上,然后他们离开了。

这两个男人,20多岁的男人和40多岁的女人,散发着扑克牌大小的彩色小广告。

这些小广告中,大多正面印着一些穿着暴露、搔首弄姿的年轻女子,有些甚至直接印上了女明星的照片。这些小广告大多印着一些年轻女性裸露的衣服和摆姿势,有些甚至直接印着女明星的照片。

每张卡片上都有作为联系人的女性姓名。

卡片背面有一些“项目介绍”和预约电话。

记者注意到,所有的“项目介绍”都是用中文、英文、日文、韩文、俄文和其他语言进行的,而且大多数卡片上显示有外国学生提供服务。

记者试图拨打其中一个电话,文林。从她的声音判断,听筒里是一个自称是文林的年轻女子。

当记者问及什么样的服务和如何收费时,对方说他们可以随时提供上门服务,但他们不能进屋,只能在酒店房间里,还可以提供健康按摩等陪护服务。

中国女性一次服务1000元,外国学生最低服务1200元。

另一方还表示,目前俄罗斯女学生“在他们手里”更多,韩国女学生更少,舞蹈学院或电影学院等“高质量”的女性可以根据客人的需要,以另一种价格提供服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