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旭董事长“调查”谢信紧急提现13亿自救澄清

上海报道称,正在全国范围内大举扩张的重庆协鑫房地产,最近以13.4亿元的总价在上海第一个项目中售出了5栋办公楼,接受方为平安信托。

据了解,平安信托上述购买的平均单价仅为28,000元/平方米,而周边写字楼的零售价为35,000-40,000元/平方米。

谢欣透露,价格折扣是因为买家有更好的一次性付款隐含条件。

协鑫的上述交易之所以引起关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在香港的上市受阻。最近有传言称,协鑫董事长吴旭涉嫌华润松林一案,并被“调查”,这再次将该公司推到了舆论的前沿。

“最近关于吴旭董事长被调查的传言是不真实的。吴总是协助调查,而不是被调查。

因为我公司以前与华润合作过,所以华润相关公司的关键人物需要配合调查。

“协鑫集团的发言人告诉记者。

“协助调查”而非“被调查”协鑫集团透露,吴许灿仍分批处理公司事务,审查并签署公司文件,在一定条件下接听和拨打电话,并与外界保持适当联系。

谢欣是如何卷入华润松林案的?据媒体报道,早在2006年,谢欣就与华润合作,在重庆成立了一家名为谢欣元润的房地产公司。年底,谢新元润以约4.21亿元的价格,在重庆蔡赟湖区先后获得8块土地,面积约26.6万平方米。

当时,宋林是谢辛元润的导演。

此后,2007年7月,宋林退出协鑫远润,不再担任公司董事。

据了解,当时谢信的资金相对紧张,而华润进口的资金缓解了谢信的财务压力。

然而,谢欣也为此付出了很多钱,支付给华润的利息高达17%。

此外,协鑫还与华润韩伟资本合作。

2006年,韩伟和协鑫共同开发了重庆协鑫天骄城。此后,协鑫和韩伟共同投资位于重庆解放北中央商务区的协鑫大厦。

“谢欣和华润松林的案子有什么联系?有关部门正在调查的具体事项是什么?我们目前不知道相关信息。

”协鑫集团发言人表示。

由于近年来在国内的迅速扩张,协鑫已经成为房地产行业关注的“黑马”。

在此之前,协鑫一直在以重庆为中心的西南地区开发房地产。

2011年,协鑫开始走出重庆大本营,先后进入成都和无锡市场。

2012年8月首次赢得上海虹桥地块后,先后赢得闸北和浦东朱樵地块,上海征地支出超过28亿元。

2013年3月,谢欣先后收购重庆永川、昆明富民文化旅游项目用地数千亩,这两个大型旅游房地产项目总投资250亿元。

短短几年,协鑫先后进入上海、苏州、无锡、成都、昆明、三亚、长沙等城市。除住宅开发外,协鑫还成立了商业项目部。

然而,谢欣想做大的愿望最初表现在吴旭的表情上。

去年10月,吴旭曾透露,公司现有商业运营、城市综合体项目建设和规划总面积接近200万平方米,计划2017年达到400万平方米。

据谢欣透露,截至今年3月,谢欣集团总资产近452亿元,开发了50多个住宅、商业和工业地产项目,土地储备面积超过1000万平方米。

一些房地产机构的分析师告诉记者,协鑫的年销售额一直徘徊在100亿元左右。

对于年销售额100亿元的企业来说,是什么支撑了如此快速的扩张一直困扰着行业。

据谢欣记者获得的数据,谢欣去年的年销售额约为75亿元,而今年1月至9月的销售额约为87亿元。

然而,谢信房地产品牌部的一位人士表示,“该公司今年的年销售目标是150亿元,应该能够完成。

”加速套现虽然外界暂不了解吴旭是如何被牵涉到华润宋林案的,但如果看一下近几年协信的扩张版图,再将转让虹桥项目、赴港上市受阻等事件结合起来,能隐约看到一条线索:扩张和对资金的需求。“虽然外界暂时不知道吴旭是如何卷入华润松林案的,但如果我们看看谢欣近年来的扩张地图,将虹桥项目的转让与香港上市的受阻结合起来,我们可以隐约看到一条线索:扩张与资本需求。

谢欣最近出售上海虹桥办公楼被认为是一次自救行动。

协鑫集团于2012年8月以13.07亿元的价格赢得虹桥协鑫中心所在地块,相当于11400元/平方米的底价。

根据业界的预期,加上建筑安装、财务、税费等成本,该项目的担保成本约为22,000-23,000元/平方米,而28,000元/平方米的销售价格对谢欣来说几乎是“微利”。

“从价格远低于周边项目可以看出,开发商的回报资金相当雄厚。

“CBRE投资部的一名经理告诉记者,要不是资金需求和慷慨的现金支付条件,恐怕开发商不会以这么低的价格出售。

一家知名国际代理行投资部经理指出,平安以相对较低的价格从协鑫的“团购”转移到协鑫虹桥中心。从市场角度来看,由于虹桥未来将有近200万平方米的供应量,开发商将面临激烈的销售竞争。

在公司层面,这反映了开发商对年底资金的渴求。

对于市场上的诸多疑问,上海虹桥协鑫中心营销总监向记者澄清,这只是一笔交易,市场有过度解读的嫌疑。

“年底,住房公司希望提取更多现金,我们也不例外。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虹桥办公楼项目的交易价格看起来很低,因为买方附加了非常优惠的隐性付款条件。

“一旦交易成功,平安将支付约93%的现金。

换句话说,一笔13.4亿元的交易,我们一次可以收回10亿元以上的现金。

我们计算过,如果它是批量出售的,即使它能以每平方米35,000元甚至40,000元的单价出售,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来收钱,所以我们不能一次得到这么多现金。

除了各种销售投入和未来潜在的竞争压力,大宗销售中还有许多不可预测的风险因素。

”上海协鑫营销主管杨先生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师告诉记者,谢欣的快速扩张一方面依赖信托的高杠杆融资,另一方面希望通过上市融资获得更多资金。

高负债谢欣扩张后,上市之路并不平坦。

到目前为止,谢欣还没有成功登陆香港资本市场,所以通过资本市场获取资金的途径还没有向谢欣开放。

至于阻止上市,协鑫房地产的发言人向记者证实,今年在香港上市确实遇到了一些波折。

“现在不是在香港上市的最佳时机。今年上市计划放缓。

不是暂停上市,而是等待更好的上市机会。

”他说。

发表评论